IMG_5570.JPG

「人群若有方向,總往分離的方向」--- 許菁芳《臺北女生》

這次和你分開之後,我做好了或許要一輩子一個人的心理準備。

那天姊姊問我說:「你會害怕嗎?」不想分手,是因為害怕嗎? 害怕自己要一個人了、害怕沒有人可以撒嬌可以說了、害怕沒有人分享了,而且害怕會這樣持續到很久很久。我哭著無法說話,姐姐只說:「你現在很害怕,是因為你對未來的畫面就是一個人,但也要讓自己相信也有可能會再遇到更適合的人啊!」

我曾經留下別人,也曾經把別人推出我的心裡,但我以前不知道原來被留下是這種感覺、被一個人從心裡推出去是這種感覺,其實是不知不覺的,不知不覺你就從原本對方最在意的位置退到邊緣了,不小心你們眼睛就都望向了別的地方,不小心忽然就不重要了。

你慌張的說不知道怎麼會這樣,我也只能和你一起手無足措地掉淚,因為我曾經在你的鞋,我知道感覺淡了就是淡了,再做甚麼都是於事無補。掙扎著哭鬧著要一個答案,也永遠不會是想要的那個答案。

不愛了的人說甚麼在另一方聽來都格外刺耳,真的不是你的問題,是我無法再好好聽你說話了。你想知道我過得好不好,我只會覺得好或不好那又如何呢? 你和我分享今天做了甚麼,我只會想你是真的想和我分享這些事嗎? 還是是一種同情的交代,但是我不需要你的同情啊,你懂處女座的,如果你不是那個最重要的人,分享的界線我們就會開始慢慢收回來了,因為知道你不再是那個最最包容我們的人,所以開始講事情前會先想,可能對方正在忙吧!可能打擾到對方了吧!以前難過會想要在你面前討抱抱討安慰的,現在會想或許你已經不在乎了吧!

對一個不在乎的人揭露自我,我怎麼能夠?

所以你問我,難過嗎? 生你氣嗎? 我說:「不會生氣啊,就沒辦法,只能這樣。」你說感覺我好像很豁達,我沒再說話了。我沒想到會有這麼一天,我會需要對你也做隱藏情緒這件事。

諸如此類,各種小陰暗會在這些對話下暗暗浮動,所以我認真的想一想,我還是屬於那種分手後不太能做朋友的人吧,至少現在不行。如果有一天能夠再像往常一樣無芥蒂的聊天,表示我已經不那麼在乎你了。

「我想要說的也不過就是這些,如果可以心電感應的話,我願意讓你知道我很好,我不想被任何人打擾,也不想跟任何人有牽扯,我蜷曲靜養,如穴居,呼吸、運動、讀書、看電影。沒有人來打擾我,沒有人進入我的生活,我一個人吃飯、旅行,看了好多新風景,去了好多新的地方(而且決心要去更多),在不同的天空和陽光下仰頭生長。...我繼續向前,踏步,再踏一步,緩慢也不停止,我的人生就不會失敗。...我們過去的生活安靜、茫然而幸福,我現在的生活平靜、警醒而充滿可能。都很好 - 而因為我不能承受或許『我們過去生活比較好』,我決定相信我現在的生活是最好的,而且最好會一直更好。必須更好。才不枉我們一起流的淚、傷的心。」--- 許菁芳《臺北女生》

創作者介紹

艾莉絲的日常雜寫

艾莉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