__    

Snapshot in 台北 ‧ 寶藏巖

最近突然覺得我和姊姊是完全不同的人,她善於感知自己的情緒、善於和自己對話、善於自我釐清。而我卻善於隱藏自己的情緒、善於逃避內心的想望與疑問、善於若無其事。

把情緒埋好,用層層膠布封住,用別的事情轉移注意。

我曾經以為,假裝到有一天這些就會變成真的了。原本我不想要的,我有疑問的種種,因為我的假裝,我的自我說服,或許有一天我會真正喜歡上這些,所謂別人的期待。

我曾經以為,我是一個好做自己的人,對我想做的事情充滿篤定。但是後來我才發現,那是對事,當對到自己在乎的人的時候,一切就都不同了。

於是,這個三月,我終於做了一些決定,談了幾場話,把一些該釐清的項目都好好釐清溝通了,只剩下最後這一件,和你的事情。那一天,看到你的淚眼婆娑,我也跟著淚流不止。原諒我就連在這樣重要的對話時刻,還是被說為何這樣的冷靜。原來最無法好好說清楚的是自己的心。

但不管怎麼樣,這個月,於公於私,總是有些決定與前進了。

不管是甚麼決定,決定總是好事。有了決定,我們才能往前走去,才能看到更多風景。不管是我一個人,亦或是與你,對嗎?

 

 

艾莉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