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天在自由時報的副刊上看到了一篇文章:「上班族的行事曆」
作者寫了一些工作相關的小語,
覺得有些部份很有趣,不得不節錄一下:

為何一直在講「創意」這件事呢?
創意的過程是相當單調的,不了解單調之過程的人,才會一直津津樂道「創意」這件事。

工作的痛苦不再於單調、反覆與壓力,亦不在於人際關係的艱難,
而在於每天晚上建設自己一遍,早上再崩潰一遍


在工作上受到誇獎時,我都會趕緊說一些鬼故事嚇嚇自己。

我是有機會可以醒來,卻怕醒來一整個人生完全平安無事。

工作沒甚麼規則可循,我們花大多數時間遵循規則,愈完備的規則卻愈是錯得離譜。

我相信你是很乖的員工,你會乖乖地待在有與無之間,
沒有工作會察覺你,除了神與心跳。

紀伯倫在《先知》的〈論工作〉裡提到:
「你憑勞力養活自己,事實上正以此熱愛生命,借勞力愛生命就是親近生命最深的秘密。」
......然而,日子總要過下去,我超愛他這麼說:
「你若漠然烘焙麵包,就會烤出只能止人半飢的苦麵包。」

無法專注於玩樂,一定無法專注於工作,
這樣說太老梗了嗎?重點不在於玩樂與工作,
而在「專注」這件事很不容易。


最近又有一個體悟,
但倒是和工作沒甚麼關係。

近日我一直無法抑制自己想到小時候看的一部洋片,
是在描寫二次大戰的戰爭片,
裡面在戰事殺得亂七八糟一片血腥的時候,
有一個瀕死的蘇俄軍官,幽幽的說:
「共產主義永遠沒有辦法真正的實行,這不是制度的問題,而是人性的問題。」

就算我們每個人住在一模一樣的房子,
擁有一模一樣的衣服,做著一模一樣的工作,孩子上同樣的學校、接受一樣的教育。
就算消彌貧富差距,就算所有的一切都相同了,
你看似沒有甚麼好羨慕別人了,
但,還是會忌妒一些別的...

你或許會忌妒鄰人的妻子比自己的漂亮、
鄰人的小孩比自己的乖巧聽話、
鄰人的生活比自己的幸福愜意。
你站在自己的家門前,望著自己和鄰居那幾乎一模一樣的前院草皮,
卻總是覺得自己家的看起來特別枯黃。
你關起門,又打開窗,看看天空,天空一片蔚藍,但是你卻總是開心不起來,
想不通,這一切到底是怎麼回事。

一昧的追求平等,
但是,我們是那麼愛比較的動物。
我們比工作職稱、比誰又加薪了、比誰先買車買房、比所謂成就感的有無、
我們比外貌、比誰穿的有型、比誰較受歡迎、比所謂的誰最有身價。
我們都不說,但都會在心裡默默比較,
贏了的沾沾自喜,輸了的悶悶不樂。
當每一個人的價值只建立在比較上,那還有甚麼方法可以快樂?
因為沒有人全贏的,你總有輸有贏。

艾莉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