把自己撕開,攤在陽光下,
讓別人一一檢視翻動那些腸、胃、肝、腎,
和我微弱跳動的心,
然後呢?

期待得到甚麼? 
期待別人可以將你的內臟洗淨,然後一一重組放好,
再,摸摸你的頭,輕聲告訴你說:「噓~沒事了沒事了。」嗎?

在高低起伏中,我們就這樣被時間簇擁前進,
在一次次有意義或無意義的事件中,被撕裂再癒合,然後往前走,或者踉蹌倒退。

但是,你知道嗎?
唯一能撕裂我們同時也癒合我們的,就是我們的想法。
當我們的腦子說:「放棄吧!」我們的身體就二話不說棄械投降,儘管迎面而來的只是一陣微風。
但當我們願意轉念,一切就變得不一樣。

還記得那天聚餐的時候,8.8問亞辰:「身為有信仰的人,你的生活和沒有信仰的人有甚麼不同嗎?」
雖然我不是基督徒,但是,我卻直覺的想,喔應該是很不一樣的。
如果你的信仰很深,我想在某種程度應該會給你許多力量,
當你覺得很辛苦、很孤單、很悲傷或就是有某種無力感的時候。

因為人總要信仰一些甚麼的,可能是一句話、一個觀念、一段關係、或是一種宗教。
好讓自己有東西仰望、藉以治療自己,
而那是甚麼,其實不那麼重要,
因為那是一個工具,一個避免我們在日常生活的循環中溺水的工具。
讓我們還能時時仰望,然後,踩水前進。

近日,接觸到負面與正面的想法分雜,彼此衝擊,
偏偏我又是一個容易多想和被影響的人,所以就時好時壞的調和中,
好險正向的力量比較多,負面都是自己獨處的時候會時不時干擾~
人家說「君子慎獨」啊~雖然不是這樣用的,但我想這樣拿來用一下。

避免自己去深想生命的無意義感這回事,
「然後呢?」是我需要一再禁止自己問的問題,
因為我得把重點放在 過程 過程 過程 ~ 天啊~到底要和自己說多少次才能根深蒂固的了解這件事呢?

艾莉絲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